Portfolio News

启明星 | 安歆徐早霞:8年领跑长租公寓赛道

09/06/2022 | 中国企业家

编者按:今年5月,《中国企业家》杂志公布了2022年度商界木兰名单,启明创投投资企业安歆创始人兼CEO徐早霞入选。安歆是国内企业员工住宿行业的践行者,8年来业务已拓展至全国27座城市,管理门店数量超过250家,床位数接近15万张,已为2000多家头部企业近百万人次提供过入住服务。

徐早霞创立的安歆在遏制疫情蔓延的关键时期积极调整企业经营节奏,除了在政府统筹下做好保供和防疫工作,也承担了更多社会责任,譬如帮助餐饮行业客户应对疫情期间招人难的问题,推出“抢班侠”平台和共享员工模式。

近日,徐早霞在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专访时介绍了疫情之下安歆的战略转型,她亦分享了自己多年医护经验对创业产生的影响,公司在成长过程中经历的多重考验及核心竞争力等。启明创投微信公众号经授权转载。


安歆创始人兼CEO徐早霞


如果创业仅仅是为了奔赴财富,

那就有些本末倒置了。

更大的财富是有一群人跟着你,

让你不断去开拓新领域。

——安歆创始人兼CEO徐早霞


“我们从没有面临过这样大的挑战。”徐早霞对《中国企业家》感慨。

3月初开始,安歆在上海的100多家门店及店里的3万多名住客,陆续都被“封住”了。如何应对这波来势凶猛的疫情,作为创始人和CEO的徐早霞,以及她身后的这家以提供员工住宿为主业的公寓运营商,正在经受异常严峻的考验。

外部环境随时充满了不确定性,竞争也无时不在。去年底开始,居住行业的互联网巨头贝壳找房宣布“下场”,高举高打干租赁。当年它直接打破了传统中介行业的原有格局,此番又将矛头对准租赁,集中式公寓的运营亦被视为主攻方向。

强敌在侧,安歆会害怕吗?

“这个市场很大,优质运营商不多。贝壳的核心优势是流量,但流量只是一个端口。”徐早霞说,租赁产业链很长,需要长期投入和运营。相比利润较厚、投入较轻的中介买卖业务,租赁业务利润更薄,投入成本也更高。她不惧怕竞争,“原来的成功不代表未来的成功”。

安歆在布局的先发优势和规模上的绝对优势给了徐早霞定力。2014年,安歆诞生,比业界公认的“长租公寓元年”整整早了3年。根据公开数据,8年来安歆的业务已拓展至全国27座城市,管理门店数量超过250家,床位数接近15万张,已为2000多家头部企业近百万人次提供过入住服务。

目前,安歆已走向“to B+to G”的双轮驱动,是行业内承接政府项目最多、轻资产运营模式占比提升最快的玩家。除了住宿服务,安歆还提供资产管理、企业服务人力资源、产业配套、新零售等服务。这其中蕴含着安歆的转型思路。徐早霞说,安歆要打造一个以企业员工住宿为核心的生活服务和成长平台,她希望从“住”出发,构建一个全新的企业租住生态圈。

01/
疫情之下
“发展”变成“维持稳定”

疫情之前,徐早霞从来没有如此长时间地“居家”过。这次让她得以跟家人长期相处,比如陪伴孩子起居,“三顿饭都可以给他做了”。这段时间,徐早霞参与了自家小区筹集物资的志愿者队伍,还报名去做了一名医疗志愿者。

“居家办公”也给她的工作生活节奏和企业管理模式带来了全新改变。每天早晨7点半到8点半是她的锻炼时间,既能带来好的状态又能解压;完全线上的工作模式,则让她重新思考如何高效地协同时间,输出指令。

在徐早霞看来,不管是内部的应急安全管理、组织和经营的抗风险管理,还是外部的物资供应协同、公共关系维护和科学防疫宣导,防疫压力下的安歆正面临多重挑战。当务之急,就是如何解决公寓内所有住客的生活问题。

“公寓有的是单间,有的是多人间,人员密度较大,管理难度也更高。其中很多人是外卖小哥等一线员工,他们个人周转能力有限,而且公寓内不能做饭。还有些人冲在抗疫一线,防护要求会更高。”徐早霞很揪心,“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怎么去确保他们的生活?”

就企业本身的经营节奏而言,“我们从‘发展’变成了‘维持稳定’。”徐早霞总结称。

她说,安歆原来只面向客户,解决市场问题,而现在必须要在政府统筹下,做好保供和防疫工作,因此跟企业的互动更加高频,“我们除了要关心企业员工的生活物资,还要关注他们的心理状态,甚至是从方舱回来的人的安置问题”。

由于疫情,徐早霞和团队跟政府之间的对话也在变得更加多元。凡是与疫情相关的部门都要进行联动,安歆也在其中承担着更多的社会责任。最近这两个月,安歆上海区域的员工集体化身“半个大白”,高管也成为“线上运营官”,帮助维系门店的实际运转。

值得一提的是,安歆服务的一些企业级客户,由于突然停业现金流断裂,员工被迫失业。安歆也伸出了援手。徐早霞说,“我们提供了300~400个志愿者岗位,既能服务于防疫,也能满足他们自身的生活需求。”

“疫情发生的这3年,我们的战略和节奏不断被调整。”徐早霞说。

“这几年安歆给政府做了一些保租房业务,市场化门店有所减少,我们的便利店也做起来了。去年底,我们开始搭建自己的私域流量体系,正好赶上了上海这波疫情(应对)。”徐早霞说,“相比之下,有些同行没做这样的调整,疫情中有三分之一已经倒下了。”

疫情让安歆开启了“全国一盘棋”的建设,徐早霞意识到,“要站在更高的维度上看问题”。据其透露,此次上海疫情发生的一周前,安歆就在做一些预防工作。“同时我们也在研究,我们布局的其他城市如果遇到疫情,上海经验能否复制、要不要调整。”

在她看来,作为一家to B的长租企业,安歆发展情况如何,跟其所服务企业的生存健康度密切相关。疫情之下,谁也不能独善其身。很大程度上,是疫情刺激了安歆的战略转型。

安歆服务着近2000家行业客户,其中餐饮行业客户接近一半,他们受疫情冲击非常大。为了帮助所服务的企业客户走出困境,安歆推出“抢班侠”平台和共享员工模式,让餐饮企业员工支援生鲜企业。“我们跟客户是一种彼此赋能的共生关系。”徐早霞说。

此次上海疫情传播速度很快,防疫迎来系统性挑战。徐早霞感受到,不仅企业自身的日常经营和管理发生了很多变化,组织层面也迎来很大冲击。疫情让她进一步反思了战略的一贯性和适配性,以及组织是否足够敏捷、应对得当。

02/
创业路上
总会经历考验

“那时候是一腔热情,一股脑就扎进去了。”

来自江西的“异乡人”徐早霞,在上海创业之初将“求职旅社”作为起点。2013年的一次探亲经历,促使她改变了创业方向。三室一厅的房间里,住着30余名男生,污浊的空气、杂乱的物品……若非亲眼所见,徐早霞无法相信这样的画面竟发生在上海。

那段时期,正值上海严厉打击“群租房”。据亲戚所述,有落脚之地才是他们的主要目标,环境等条件只能成为次要需求。徐早霞决定业务转型,专注于帮助企业解决基层员工的住宿问题。

“外地人来上海,租房是刚需。而且,群租房乱象也不符合生存逻辑。”徐早霞对《中国企业家》说,让她更有自信的一点是,她曾管过病房。“从管病房到管宿舍,我是高维打低维。”

创业前,徐早霞有着近10年的医护经验,先后任职过护士长和院办主任。不仅接触了病房和床位管理,还培养了她对制度、组织架构和工作流程的把控。因此,徐早霞在行业中首创了“安全对标校园、卫生对标医院、服务对标酒店、生活对标智慧园区”的“体系化安全”与“精细化运营”体系。

安歆的成长过程,也曾经历过严峻考验。

首先就是如何立身的问题。“长租行业属于新行业,以前有人把它归类为社会群租房进行打压。其实涉及多方利益,关乎社会民生治理。于是我下决心一定要跟政府部门对话,让官方知道我们存在的作用和意义。”徐早霞说。

其次是如何跟投资人对话。“原来我没接触过资本,现在知道自己跟他们长期短期是什么关系,他们需要什么,如何做预期管理。”截至目前,安歆已完成Pre-D轮融资。

对于创始人股权被稀释的问题,徐早霞说,股权首先代表着控制权,“如果你有足够能力带领团队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你的能力就是你的控制权”。其次股权关乎财富。“如果创业仅仅是为了奔赴财富,那就有些本末倒置了。”她认为,更大的财富是有一群人跟着你,让你不断去开拓新领域。

此外,人才多元化亦是安歆发展过程中的关键命题。徐早霞认为,若一直使用单一行业人才,会有思维惯性,不利于跨越组织天花板。“早些年,我对互联网的很多东西也不熟,怎么吸引他们是个难题。”

03/
商业世界
女性力量与优势

复盘创业历程,安歆的制胜法宝和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首先就是战略清晰。”徐早霞说,安歆的战略是根据行业发展、组织基因、未来挑战以及存在价值来定的,始终以客户痛点为中心。“比如,我们怎么帮政府分忧、怎么帮企业留住员工、怎么让员工住得好的同时还能买到更便宜的好东西。”

其次,组织能力需要适配战略。“当战略调整完后,我会花很多时间做组织管理。从组织机制和流程再造、文化搭建,到团队激励和绩效机制,我基本都自己下场实操。”徐早霞称。

第三,坚持微利可持续,精细化运营的商业模式。“我们强调组织效率、供应链成本和高NPS(客户满意度)值,这为我们带来了极低的获客成本。”徐早霞说。

第四是对自身发展节奏的把握。首先是融资节奏,目前安歆已完成8轮融资,为企业成长带来新的资源和动力;其次是业务铺排节奏,具体体现在多产品、多场景、多模式和多业态上;最后是人才引进节奏。自2018年起,安歆开始“跨界”招聘人才,吸引了美团、麦肯锡等不同背景经历的人才加入。

创业这些年走下来,徐早霞越来越笃定。她感觉到,当自己带领团队取得一个又一个成功时,心力会越来越强,惊慌失措的时候也会越来越少。

身为一名女性创业者,徐早霞说,原来这个群体相对较少,是外界认知和定位问题。比如,原来很多人觉得女性情绪控制不及男士,但要看是哪些行业。“其实女性的韧性和胸怀比男性更高,也具有天然的共情能力,大局观也很强。”

这些年来,看到员工成长是徐早霞最大的工作乐趣和成就感。“安歆大部分的基层员工都是普通人,他们没有高学历,也没有高薪,却做着最繁琐的工作,最大的动力就是自己的付出被客户认同。”

面对艰难或消极时刻,徐早霞认为,负面情绪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关键是态度和方法。“办法总比困难多,无非是代价多少。”

每晚睡前,徐早霞都习惯抽出半小时做个“小复盘”。最近她反复在想三个问题:一是,疫情之下,安歆还有没有更好的商业模式和结构。其次,自己是不是应该更加开放,让同行知道安歆的经验。最后一个是,“疫情过后,怎么去抱抱一线的员工”。

徐早霞说,她是巨蟹座,上升星座是双子座,经常会突发奇想。“我很两面,既有理性和逻辑,也很小女人,喜欢精致有品位的生活。我再忙,也会记得对自己好一点。我会给自己买很多漂亮衣服,不会让自己非常邋遢。虽然创业很苦,我也希望有仪式感地对待创业的生活。”

她相信,未来的商业世界,会因女性而更加温暖。

 

来源 | 中国企业家
作者 | 李艳艳
编辑 | 周春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