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摩拜投资人:担忧共享单车劣币驱逐良币,或者厮杀导致政府管制
  • 2017年4月24日 |  中国企业家杂志

     

     

    我们非常不希望看到共享单车劣币驱逐良币,或者搅成一局,互相厮杀,最后导致政府出台命令说你不能再投放单车了。

     

    /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雷生    编辑|马吉英

     

    在共享单车的颜色大战中,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刘星(上图右)和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甘剑平(上图左)也参与其中,2016年9月30日红杉与高瓴等共同投资摩拜1亿美元C轮,而到C+轮时,启明也加入摩拜战团。4月22日的创业邦“2017年创新中国春季峰会”上,两位投资人也分享了对于共享单车的看法。

     

    尽管进入轮次并不靠前,但对共享单车的投资表现超出了红杉最初投资讨论时的预期。刘星说:“我们之前觉得它可能优化和替代原来骑车的那部分人的需求,但后来发现还激发出了原来不骑车的人的需求。”

     

    甘剑平回忆起第一次看到摩拜项目时的感觉,“的确眼前一亮”,在他看来,“这是一个很少见的中国人做出的完全创新的产品,是一个全世界都没有看到过的创新的产品,解决了城市最后一公里的痛点和需求。”

     

    但之后出现的混战似乎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甘剑平有些担忧,“我们非常不希望看到共享单车劣币驱逐良币,或者搅成一局,互相厮杀,最后导致政府出台命令说你不能再投放单车了,这是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某种程度上也是我们这个行业的悲哀。”

     

    而就在甘剑平这番讲话的同一天,北京市发布《北京市鼓励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试行)(征求意见稿)》,要求共享单车必须安装GPS定位,押金须放专用账户,同时对拟对共享单车投放数量实行控制。

     

    共享单车成为2016年为数不多的投资风口之一,而这一年,也有观点认为是中国资本市场“寒冬”之年。

     

    但刘星直截了当的否认了寒冬的说法,“我不同意2016年是寒冬的说法”,他认为,2016年只是从一波高点向理性回归的一年,而2017年,“应该是一个比较正常的一年”。

     

    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甘剑平也否认了寒冬一说,“怎么会有寒冬概念呢?”甘剑平说,在资本市场寒冬这个概念刚刚兴起之时,他就否认了寒冬的说法,“没有寒冬,只是局部的调整。”

     

    他回顾了“寒冬”概念的诞生,2015年下半年的股灾的确对于人民币基金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但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随着A股市场明显IPO加快,“最近几个月投资活动在加速。”

     

    而对于新的创业和投资方向,刘星称个人非常看好“+互联网”,认为这将是未来五年到十年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各种技术怎样运用到各行各业里去,这里面充满了创业机会。传统行业要提升效率、想出新办法,能够改善经营,要比在线上想出来一个点子来与巨头竞争更可靠一些。”刘星说。


    刘星、甘剑平交流实录:



    2016年不是资本寒冬


    主持人:怎么看待2016年资本市场寒冬?今年市场真的有回暖吗?

    刘星:第一,我不同意去年寒冬的说法,一切都是相对的。

    第二,如果能长期保持一个比较好的业绩的好的投资机构,它的投资标准、投资节奏应该是比较均匀的,保持一致性。当然投资行业是有周期的,难免在高点的时候可能动作大,去年肯定不是高点。2016年是回归理性,回归正常,2017年应该是一个比较正常的一年。

     

    主持人:那就是要触底要反弹了?

    刘星:反弹要看大家对上一次的大跃进的伤痛记忆有多深多久。

     

    甘剑平:我也不认为2016年有寒冬。怎么会有寒冬概念呢,回想起来某一个基金的主管合伙人写了一篇很长的文章,寒冬来了,大家快点储备粮草等等。之前采访时让我评价一下寒冬,我觉得没有寒冬,只是局部的调整,不过大家都口口声声说是个寒冬,我的意见被忽略了。

     

    回顾过去三四年VC投资的规模和动作,2015年上半年的确是一个高峰,如果大家还记得当时的风口,O2O、移动医疗等等,很多公司融了很多钱。2015年6月份,整个A股进行了非常大的调整,指数从4000多点到了2000多点,导致2015年下半年与上半年相比,的确很多人民币基金,节奏和布局进行了很多调整,很多企业没有募集到足够的资金退出了创业的舞台。

     

    去年下半年,A股市场明显IPO加快,最近几个月投资活动在加速,作为长期在中国做投资的机构,我们最希望的是把握一个相对平稳的募资投资的节奏,这样才能从总体上把我们的平均估值通过时间的流动来拉平,这是我们机构投资人应该做的事情。

     



    非常不希望看到共享单车互相厮杀导致政府管制 



    主持人:寒冬可能还有一个印象,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新的商业模式、爆红的商业公司减少了,寄予厚望的AR\VR没有什么结果,O2O一度很火爆,最后也没有结出果实,去年如果没有共享单车,可能真的是一个小年,共享单车可能看起来并不是很性感,但是因为缺项目,很多钱都进去了。两位对于共享单车有何看法?

     

    刘星:我们希望每一年有非常多让人非常兴奋的热点。我们作为长期投资人,当然希望投到非常伟大的企业,但是伟大的企业要经过长时间积累,所以2016年看起来共享单车抢了眼球。

     

    但实际上O2O浪潮退去,很多人在这个过程中吸取了很多的营养。互联网人可能认识到了传统行业有很深的门道,并不是轻松就可以颠覆掉很多产业的格局,传统产业的人也学到了很多教训,包括互联网的用户至上、数据运营等思路,从今年将会陆续发现传统行业有一些领域是在复苏,在进步,新零售就是在这个环境下诞生出来。

     

    共享单车我们也投过其中一家,后来的表现超出了我们最初投资讨论时的预期,它可能优化和替代原来骑车的那部分人的需求,但后来发现还激发出了原来不骑车的人的需求,它的确是创造了新的需求。

     

    共享单车在2016年不管是哪家公司,他们一定是吸取了很多O2O成功和失败的经验教训,我个人持相对乐观的态度,我希望看到他们做得更好,2018、2019年他们可能是能够继续带来惊喜的。他们不是在泡沫中出来的东西,是真正吸取了前面的经验,能够找准用户,他们看到了有一些需求是可以被激发的,是用好的产品和体验引导了这些需求。

     

    主持人:但是它的发展速度、资金相继涌入,还有引起的广泛的社会影响,是不是超出你们的预料了?

    刘星:肯定超出了。任何一个好的投资项目它的表现都是超出预期了。

     

    甘剑平:我们也是摩拜单车的股东,当时见到摩拜单车项目的时候,我的确眼睛一亮,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很少见的中国人做出的完全创新的产品,是一个全世界都没有看到过的创新的产品,解决了城市最后一公里的痛点和需求。

     

    摩拜上有一个GPS的锁,可以通过扫码开锁,它的车相对比较重,不容易损坏,可以停在城市的任何一个角落,公司可以通过GPS定位,用户也可以找到这些车,在单一城市是具有非常强大的网络效应的产品,的的确确我当时觉得是一个非常创新的产品,而且从商业模式角度,不管是押金、费用,是完全可以把账算出来的。我们就投了他们。

     

    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之后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刚刚主持人说两军相战勇者胜,我们更希望看到两军相战智勇双全者胜。我们非常不希望看到共享单车劣币驱逐良币,或者搅成一局,互相厮杀,最后导致政府出台命令说你不能再投放单车了,这是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某种程度上也是我们这个行业的悲哀。

     



    线下创业充满了机会和空间 



    主持人:二位是不是认同纯互联网的基于连接和内容的项目在式微,加了更多实体的“+互联网”项目是不是接下来的趋势?马云提出了新零售,马化腾也认为应该是“+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如何看待这一说法?

     

    刘星:从“互联网+”到“+互联网”是一个非常理性的说法。创业者在哪里创业更容易,纯线上的世界里已经充满了巨头,充满了最优秀的人才,能想到商业模式都已经被巨头玩的很娴熟了,市场集中度已经很高了。

     

    线下的世界,几乎没有一个行业有非常大的领导者,占据非常大的份额。对于创业者而言,他们发现线下充满了创新的机会和创业的空间,创造价值的难度可能比线上更低一些,所以人才资金都涌入到线下。马化腾说是“+互联网”,马云说是新零售,本质说的是一回事。

     

    我个人非常看好“+互联网”,这将是未来五年到十年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各种技术怎样运用到各行各业里去,这里面充满了创业机会。传统行业要提升效率、想出新办法,能够改善经营,要比在线上想出来一个点子来与巨头竞争更可靠一些。

     

    甘剑平:有人说过,未来将没有一个非互联网的企业,未来的企业想要成功,都必须拥抱互联网,必须信息化、软件化,引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来帮助企业提高效率,跟客户互动来提高产品、服务,帮助他们做战略战术上的决策。

     

    在中国已经有8亿互联网用户,除了老年人、小孩和极端贫困人群,都在互联网上了。任何企业都必须紧密拥抱互联网,如果他们认为还可以不去拥抱互联网,我相信这些企业很快就会消失灭亡。所有人都必须去拥抱互联网。

     

    主持人:互联网未来会不会成为所有制造业、零售业一个基础设施?基于它本身的互联网的项目是不是就像电力一样不再那样性感?

     

    刘星:这是有可能的。互联网世界技术相比较传统要快很多,比如AR/VR,火了一波还没有看到结果,但是不能太心急,很多技术需要积累,是不是可以产生更多化学反应还不可预见。可能会有更加优秀的创业者,纯互联网创业创新需要更加牛的人去创新。

     

    甘剑平:我们上一波的投资都是基于移动互联网,基于智能手机普及的红利,下一波会不会有一个巨大的风口,更多取决于新的硬件的革命,AR和VR可能是其中之一。也取决于更多的人机互动方法方式的革命,PC年代是鼠标、移动互联网是手机,未来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我相信也许与语音有关,也许与机器人视觉有关。如果创业者发现了新的硬件,他将成为新时代的Bill Gates。

     

     

     

    返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