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为取代三星,中国风投两大机会 | 一个老外在中国VC业十年感悟
  • 2016年11月06日 | 阿尔法屋

     

     

     

    以下是他接受Forbes(福布斯)的采访,由并购时间翻译和编辑整理。他对国企改革缓慢、证券市场IPO注册制改革等表示批评,还谈到了小米和华为。

     

     


    Forbes: 为什么现在离开中国?

    Rieschel: 就我个人而言,启明现在团队已经扩大到52人,公司的投资活动越来越本地化。投资者基础很稳固。团队和合伙人关系也一直很好。我对公司的主要贡献是相当完整的。我同意一个强大的理念:如果我不打算在中国呆上10年,那么没有任何意义,虽然我们的平均持有期为八年。我也不认为生活在中国以外的人应该在中国做生意。这其中文化太复杂,这也是为何启明更成熟。


    另一个原因是,毕竟是中国不是我永远的家。今年我刚刚庆祝了我的60岁生日。从来没想到过去12年都在国外。尽管一切很好,但现在是时候回家了。


    最后则是,我并不是要退休。我希望启明是第一个中国成立、总部在中国的基金,可以回到美国成立一只基金。因此,今年的某个时候,我们要走出去,筹集资金专门用于投资美国的医疗保健。我不会离开风投行业,我将把我的业务从中国转移到美国。


    Forbes: 你在启明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Rieschel: 当我们成立启明时候,当时的传统看法是,平等的合伙人关系在中国无法实现,中国文化总需要一个人负责。我想启明的管理合伙人团队邝子平、我、甘剑平、梁颖宇)及胡旭波现在证明了,这如果你构建一个文化,你关注每个新招金员工的人品,这样你可以创建一个团队,相互信任,知识诚实和非常,很少有政治游戏。


    另外,我也认为我们领了几个趋势。我们很早就在中国的医疗保健,并有了很好的回报。在清洁技术领域,我们也许不是太早或太晚,但我们投了一些好的公司。我们在互联网相关领域的投资时间不错的,虽然内部对没有参与Didi和Kuaidi的第一轮有些争议。

     

     

     

    Forbes: 中国PE和VC的前景在哪里?现在比你当初进来时候的参与者多了很多。

    Rieschel: 中国现在是世界上第二大风投市场,去年投资额达300亿美,欧洲约为130亿美元。因此,中国现在是欧洲的两个半到三倍。展望未来,如果你把私募股权分为三个篮子:风险投资,传统的私募股权,然后是收购,我认为你看到的是:


    VC风投将继续在中国成功。在中国出现的巨大机会有:虚拟现实和人工智能的应用,在某个时候将成为一个主要的市场。你现在所有需要做的,就是看看这个巨大的、多玩家的游戏市场,人们完全可以将自己一天2小时、4小时甚至8到10个小时投入在虚拟世界里,这将是另一个巨大的机会。此外,还有企业软件,在这个市场还比较早期,尤其是那些最先进的应用。

     

    在PE私募投资领域,尤其是中后期市场的私募股权投资变得更加具有挑战性。一些交易的价格已经变得非常昂贵。一些早期的风投现在也更昂贵,虽然还没到精神错乱地步。然而,一些后期的投资,可能我刚来中国时,那些pre-IPO的值1亿美元,现在都6-8亿美元了,市场准入价格接近10倍的增加,但市场流动性没有相应的倍增。


    然后你看看并购。目前中国还没有真正的并购市场。当你把收购和PE市场连接在一起,你会意识到,所有的钱将要去PE项目,跟美国不一样,美国是基于杠杆,把资本配置到不同的地方。基本上,风投后的资金,这些有一个巨大的资金桶,在不同公司之间游动,但没有一个我们真正认为的并购市场。

     

    Forbes: 为什么中国并购市场没有成形?


    Rieschel:  中国民营企业的创业者不一定愿意放弃控制,尽管已经有很多关于从创始人到对专业管理感兴趣的孩子过渡的讨论,但实际发生的还是比我想象中的少。政府也显示对专业管理和帮助他们的国企不感兴趣。这是一个最大的失望,非常令人惊讶的是,那个时候整个国企行业应该投资于管理,但实际上国企改革走向完全相反。他们现在搞大型国有企业之间的合并:就像两辆垃圾车相撞,并希望保时捷从碎片中出来。对我来说,这简直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Forbes: 现在对中国的债务和增长放缓有很多讨论,你怎么看?

    Rieschel: 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从1986年到现在这个经济规模,增长放缓是正常的经济走势,经济规模这么大了,增速势必放缓。


    债务问题是一个神器,并不是所有的政府领导人知道怎么做。我的意思是:你必须明白,当经济体变得大,经济增长放缓是自然的。尤其是,人们长期以来讨论的一些改革,他们还没有做,例如更多的市场选择。目前在许多不同的行业有产能过剩。因此,当地政府说,“我不想让我的本地公司在这个行业失败”,所以他们正在采取债务方式支持这些公司,而不是让他们在市场中正常的竞争。我认为挑战在于债务,它进入一些完全没有竞争力的企业实体,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无法恢复的话,那就真的是坏账了。


    Forbes: 目前中国在这条路上有多少阻力?

    Rieschel: 这是一个中国经济学家经常讨论的问题,我不是一个经济学家(笑)。我不知道。对我来说,这不是一个关于拖累经济的问题,更多关于他们对中国人民的社会契约。好吧,我们将保证你更好的生活,但如果削减产能过剩的话,现在会有七百万人失业,遍布传统行业和银行各个领域。他们真的准备好了吗?今天,我会说不。


    Forbes: 你现在回到美国,想为一个美国医药基金募资,那你投资的重点是什么?

    Rieschel: 在医疗保健方面,根据我们在中国的经验,我们有一个基本的观点。我们现在在医疗保健投资组合有50家公司,涉及哪些数亿美元的公司。他们开始寻找并说:“我们下一代产品想要做什么?“他们开始有自己的内部发展,但很自然地,他们开始寻找海外的地方有创新的解决方案,可以来中国。


    从历史上看,在中国药物的注册和批准过程,要求公司完成在美国2期和3期临床,才可以申请在中国进行审批。这样进入中国市场,延迟了至少3至4年。最初的想法并没有错,是他们不希望跨国公司来到中国进行人体实验。但现在所发生的情况是,一旦一个产品在美国的药物通过或是在毒性试验中,你可以开始做平行试验。使产品能提前2 - 3-4年进入中国。


    因此,我们的投资理论是:采取这个方向,同投资组合公司密切的合作,确定具备投资机会的目标,使用在美国的知识基础。当我在软银时候,我们寻找可以去日本的合资和技术,其中一些很管用。这背后的逻辑是一样的。

     


     

    Forbes: 今天的一波接一波的中国海外投资浪潮将持续多久?你是医疗保健的催化剂。

    Rieschel: 同美国的对外投资相比,中国的海外投资规模还非常小。目前消费行业在发生有趣的变化。在中国低质量的产品已经开始需求急剧下降,而更高或中等质量的产品没有,这显示了更多中国消费者的升级。所以它似乎是质量的提升,以服务于中国不断提高的平均消费水平,这些期望越来越高。这将导致企业在中国以外寻求投资,看看什么可以被带回中国。

    在投资方面,只要政府继续缺乏透明度,那么大量资本仍会继续寻找外出。在中国的每个人都在对冲,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当团队中的每一人都在对冲时,团队就失利了。当一个国家所有的聪明钱都在寻求对冲,还可能作出决定,并把事情向前推进吗?我不知道。我们以前没见过这个。

     

    Forbes: 你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Rieschel:最大的失望,或最大的负面意外是,股票上市的整个市场机制。他们继续拖延了这方面的改革步伐,没有让市场选择哪些公司上市。我们做了很多基于市场化改革预期的投资,所以从我们立场来看,这是失望的,它的延期影响了启明的退出,如IPO等。然而,我认为他们在增加中国消费者对股市的信心上,做得很少。在某种程度上,这开始是一个真正的问题。


    Forbes:这个加上我们所说的国企改革的不足。当我们谈到改革的时候,是不是有禁区?


    Rieschel: 我不清楚,我们还要等等看,我猜测是2017年11月习主席选好下一任领导时候,情况会更明晰。我仍认为对党有利的对中国也有利。

     

     

    Forbes: 小米是你们最成功的一笔投资,小米的未来在哪里?


    Rieschel: 雷军几年前的预测现在正在发生,他当时认为智能手机市场将有更多的竞争。我认为,即使他也可能对华为的成功感到惊讶。他可能认为联想会做得更好。华为已经做得非常好,所以现在这个行业有几个大公司在竞争。

    谷歌、苹果、华为、三星和小米,也许还有其他一两家。但他最担心的是,不想被迫成为一家上市公司。他让公司保持私人所有,是相当聪明的。


    从我们的角度来看,他一直在谈论的生态系统产品可能会比人们预期的晚。雷军一直特别专注于产品,以推出良好的质量和价格。那些今年会面向市场,销售将更加合理。他们计划有一个几亿美元的软件收入,并在预期时间内达到10亿美元。然后小米公司也许有150亿-170亿美元的销售额,和接近10亿-15亿美元的利润。这是一个有趣的生意,到时候这家公司价值300亿美元吗?500亿美元?1000亿美元?市场将最终决定。他们正在经历这一转变,他们知道会有更多的竞争,特别是在他们的核心业务上。通过这个过程,保持小米私人所有是一个很好的决定。我们依然对小米保持乐观,因为雷军是一个特殊的CEO,并有一个特殊的管理团队。

    Forbes: 华为有多强大?雷军小看了华为吗?

    Rieschel: 此前人们以为,华为无法做好消费产品,因为他们的核心业务一直在电信交换上。我想他们surprise了每个人。三星公司最为惊讶,因为华为已经具备生产核心技术的能力,这些被三星视为自己的能力范围。所以我真的认为华为surprise了每个人。我不认为华为会消失,因为一旦华为致力于一个行业,他们会继续致力于这方面发展。他们有一个有利可图的电信业务,现在是400亿美元或350亿美元的销售额。


    但我不认为华为将是一个面对消费者的伟大的软件公司,这一步可能太远,所以,华为可能更多的朝着三星方向走。苹果和小米可能进一步开发他们的机型。如果我是三星,我会关心华为正在做的投资。


    —END—

     

    Gary Rieschel

    创始合伙人

    启明创投合伙人


    简介:GARY RIESCHEL先生拥有超过25年的企业运营和投资的成功经验,是一位出众的高级管理人才、企业家、投资人以及科技领域的全球商业战略大师。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曾经在英特尔、SEQUENT计算机、思科系统、 以及软银集团等知名跨国企业担任高管。在过去20余年的风险投资生涯中他领投了12家企业,这些企业的市值如今已经超过10亿美元。RIESCHEL先生还以赞助、融资等形式在中国创立了诸多领先的风险投资机构。 其中包括2001年成立的软银赛富中国、2004年成立的联创策源以及2006年成立的启明创投。GARY是启明创投的创始主管合伙人,启明创投管理超过17亿美元的基金,是一家专注于中国早期投资的风险投资机构 。RIESCHEL先生个人投资的领域涉及医疗健康和清洁能源产业。他主要投资了奥泰医疗(中国领先的医学影像技术及产品解决方案的供应商);泰格医药(中国领先的临床研究机构已于2013年第三季度在深圳主板上 市,股票代码为SZSE:300347); 美国清洁能源公司BLOOM ENERGY(全球知名的燃料电池企业);中持水务(工业污水处理企业);阿米那能源环保公司(清洁煤技术企业);海兴电力(智能电表企业)以及LANZATECH (生物燃料公司)。


    GARY是一位被企业家、创业家和风险投资家们广泛认可的导师。他曾担任聚思中美清洁能源合作组织(JUCCCE)和中国绿色能源科技等非盈利组织的顾问并帮助落矶山研究所(ROCKY MOUNTAIN INSTITUTE)在中国 推广业务。他还积极参与并协助美中清洁能源论坛、亚洲协会(ASIA SOCIETY)、保尔森研究所(PAULSON INSTITUTE)、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和其他慈善组织开展工作。GARY目前还兼任美国REED学院的理事。在他 的职业生涯中促成了诸多成功的合资企业和并购案例。在过去的四年中他还在中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黑石和中国银行的合资机构)以及硅谷浦发银行担任董事席位。


    GARY始终热心支持和帮助企业家,并热衷于推动并寻求当今世界面临的资源配置以及环境问题的务实的解决方案。


    GARY持有美国Reed学院生物学学士学位以及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M.B.A,八十年代末他曾经在日本生活过5年,自2005年他和家人一起生活在上海。


    (本文是Gary Rieschel受Forbes(福布斯)的采访,由并购时间翻译和编辑整理,仅代表该作者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