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甘剑平携熊钢、冯卫东、肖水龙、田立新等10位大佬畅聊VC/PE新风口
  • 2015年4月23日 | 投资中国网

     

     

    4月23日-24日,由中国领先的股权投资市场专业服务机构投中集团举办的“2015中国投资年会”在上海金茂君悦大酒店隆重召开。

    在23日下午举行的“VC/PE专场:投资新常态,下一个风口在哪里?”分论坛环节,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甘剑平携手澳银资本董事长熊钢、天图资本首席投资官冯卫东、创东方董事长肖水龙、德同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田立新、凯旋创投创始人周志雄、软银中国资本主管合伙人华平、同创伟业合伙人唐忠诚、东方赛富董事长刘俊宏、景林管理合伙人王浩等10位大佬,围绕天使/早期投资道、各资本势力新三板角逐、国资改革投资机遇、上市公司+PE模式运作等多个热点议题进行充分的发散讨论和观点碰撞。

     

    以下为论坛演讲实录:

     

     

    论坛主持人:启明创投 主管合伙人 甘剑平

    甘剑平: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下午第一个论坛环节,题目是“投资新常态,下一个风口在哪里”?有一句话:风来了猪都能飞起来,有人说是雷军最先说的,我可以非常肯定不是雷军先说的,是柳传志先说的,是雷军引用了一下老柳的话。不管怎么样,我们现在VC、PE的行业非常火热,我们就讨论一下,下一个风口是在哪里。
    首先请各位嘉宾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启明创投的甘剑平,启明创投是专注于早期和中期创业投资的一个基金,现在管理资金100亿人民币规模,主要投资四个方向:首先是互联网,其次是医疗健康,然后是IT信息技术,第四个清洁能源或者环保技术,在过去也投资过一些比较有意思的公司,比如说小米、大众点评等。下面请各位嘉宾介绍。

    熊钢:我是澳银资本的熊钢,澳银资本是一家专注于硬件科技和创意医疗健康行业的一个中小型的专业基金。目前是管理了人民币和外币两个系列的基金,规模不算很大,外币的规模大概是4亿美金左右,人民币的规模不到15亿。我们投资主要的策略一个橄榄型分布,中早期为主,天使也有一定配置,中期以后的配置也有一点点,这是两端。谢谢!

    冯卫东:各位嘉宾下午好,我来自天图资本,专注于消费品和成长期的投资,我投资过很多企业,不少各位都知道,比如周黑鸭等。

    肖水龙:感谢大家给我这个机会,今年是比较人气旺的一年,创东方专门做创业投资,偏向四个方面,IT、健康、消费,服务。经过前几年发展,我们现在延伸到并购定增,所以一二级市场联动这方面也做了一些布局,欢迎大家去深圳一起交流。

    田立新:我是德同资本创始人,目前管理100亿人民币基金,我和我的合伙人2000年搭档,投资的方向包括互联网、医疗健康、消费连锁、清洁能源还有高端制造,总部在上海,全国有10个分部。谢谢大家!

    周志雄:我是凯旋创投的周志雄,我们目前管理大概4亿2000万美元的基金,主要是集中在中早期投资,互联网、IT技术、环保有关的技术和最近也在做一小部分的投资。

    华平:我是软银中国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华平,我们主要投资领域包括IT、医疗,新材料等多个领域,也是早期、成长期投资比较多,知名的投资企业包括阿里、淘宝。

    唐忠诚:我是同创伟业的唐忠诚,我们有四大投资方向,大健康、TMT、节能环保、大消费。成立15年以来,现在管理的基金规模在100个亿左右,去年有美元基金,最近又发了新三板基金。投资阶段有VC、PE和新三板。并购也做了不少,目前管理的基金只数大概快20只,规模在110亿左右。

    刘俊宏:大家好,我是来自东方赛富,主要集中的投资方向是新材料、医药健康、还有文化,目前公司重点主要集中在定增市场,并购市场这一块。

    王浩:大家好,我是景林的王浩,景林投资跟其他几嘉宾有大的差异,我们是管理公司,我们有两大块,一块是二级市场,一块是一级市场,美元和人民币都有。在PE这块重点投四个大领域,大医疗、TMT、大消费、清洁能源节能环保这四大领域。谢谢!

    甘剑平:今天论坛有代表着整个VC、PE行业不同的背景,有早期的,有中期的有成长期的,也有以美元为主的,也有人民币、美元混合投资的,也有像景林这样以二级市场开始的资产管理公司。先从行业这边来聊一下。大家觉得未来12个月哪些行业会是受到您所在的资本市场所热捧的。哪些行业是有非常好的,从VC角度有很多增值空间。从熊总这边开始。

    熊钢:我们一个重要专注的方向就是硬件科技,现在应该来讲一直是以中国的高端制造业为基础的行业。硬件科技涉及到的像机器人,一些超材料,穿戴设备,这些方面正好是整个传统制造业的短板,国家战略需要工业4.0也好,创新也好,是一个升级的重要方向,在这个行业里面可能不断地会有机会涌现,我认为硬件科技会有不错的未来成长机会。

    甘剑平:冯总以消费品为主要投资方向,你觉得消费品会有什么特别大的风浪过来?

    冯卫东:天图是专注投资,消费品不太一样,不是台风、季节风,而是很长周期的风,比如人口统计规律,比如说老龄化,人均收入持续提升会带来消费升级,而消费升级最重要的几个体现,第一个是品牌化,中国大量还属于消费大排挡,以前卖地摊货的现在都要有品牌,品牌是最重要的投资核心。第二,互联网改造传统领域,不紧不慢做消费品的投资,短期移动互联网的冲击还是挺大的,第三,关注一些创新性的消费,尤其是互联网跟传统的消费领域的结合。像周黑鸭是我们一直不会放弃的,虽然没有互联网企业的100倍回报,我们认为10-20倍的回报还是有的,而且比较稳定可靠。

    肖水龙:刚熊总讲到,把智能科技和智能硬件作为投资之一,我们创东方这方面也投的比较多,像无人飞机我们也投,最近一段时间投的比较多的,大家讲的互联网+,互联网金融方面我们投的比较多,互联网金融到了一个很大的风口,如果做得好的话,在某个风口当中找到龙头企业还是有很大的成长空间和盈利空间的。到目前为止投了几家,网贷之家,现在发展的还可以。还有一个高收益,创新信托保的,信托产品原来是100万以上,可以通过这个平台证券化,分散化。投了一个做支付的,还有一个众筹的,在这几个方面做布局。剩下的互联网方面也在看,打造互联网金融方面的投资链条,这方面形成一些成长的机会和空间。

    田立新:刚才说的都是我们德同资本关注的方向,我们认为这五大方向都有很好的回报机会。我们在这里面不光是要追求上市带来的利润最大化,现在我们投资目标在投进去以后,如果市场好当然像今年一开年我们上了中文在线等等,市场好有这个机会可以上市,抱着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市场这么好的环境下,很多A股上市公司他们都在寻找好的并购标的,想通过这些并购来实现我们最终的退出也帮助我们投资人实现利益最大化。刚才说的五大行业都有机会,我们要找到好的投资标的,包括不限于IPO,并购可能是未来这几年内更容易创造价值的方法之一。

    周志雄:有几个比较大的机会,像原来传统国家比较控制的,比较放手慢的资源,比如金融行业,国家控制比较严。未来这样的有几个领域,像媒体、金融这些领域的,原来国家的控制很严的现在逐渐开放,这个是很大的机会。第二个机会在核心技术,我们在产业升级包括互联网改造,包括一些新的领域国内是非常缺乏核心技术的,这些核心技术我们应该是作为美元基金,作为对技术相对理解比较深的,我们有能力和有这样的机会能把核心技术拿回来,这是第二个机会。第三个从大的方向,互联网包括移动互联网对整个产业的改造,这是非常大的机会。第四是有关医疗健康这方面的,尤其是中国原来国内是由国家管得很少,到现在国家管得很多,包括医保,从历史上没有任何数据,没有任何IT的基础来支持这个,这里面跟健康有关的IT,有非常大的机会。

    华平:大的领域,不同基金都会覆盖到,不同基金有不同的风格,从软银中国角度来讲的话,有几个大领域,在TMT里面三大领域,与无线有关的,在不同O2O的应用,我们投的很多。我们在下一步,大家谈了很多互联网+,有很多很多+的地方,我们也在布局,围绕着+在不同的行业,包括房地产、汽车行业、教育、医疗一些相对传统的行业、智能制造,一个行业一个行业梳理,希望跟一些比较有潜力的公司合作。
    在TMT里面下一步就是大数据,大数据讲起来是很虚的话题,所有人都在说,要变成大数据公司,真正把它做好的公司是不多的,最终可能就是那么几个,围绕大数据看,有这样的公司在不同行业真正冲出来的,可能是有很大的数据基础之后能做出来的。还有云计算,云平台,团队围绕这有很多资源,也是过去投资15年的基础,围绕云平台做很多。
    另外一块我们可能投的比较重的,从2005年开始布局的大健康,现在主要是两大领域,一个是医疗器械有关的,像比较传统的,医疗电子这些东西已经过去了,现在看的比较多的都是高壁垒的新兴的技术在医疗领域的应用。最近投了一家公司做脑神经移植的,像这种技术标准很高,它是一个大平台,像这种东西我们在投。再看干细胞,从真正的应用来讲可能还有五年十年才会真正出来,它一些简单的应用已经开始了。比如说抗衰老、抗辐应用都出来了,围绕很多新鲜技术在健康里面的应用,投的还是比较多的。服务这块也投了很多东西,跟眼科有关的公司,像第三方诊断的公司,还在看康复很多其他领域,围绕这些领域进行一些综合的投资。
    我们投的比较多的是新材料,新材料是在下一波的产业升级里面会占非常重大的作用,大家想想围绕着空气、水、建筑这里面的核心东西都是跟材料有关的,我们围绕着新材料也投很多公司。软银中国是偏好技术,跟技术有关的不同应用。

    唐忠诚:同创伟业一直专著在新兴领域的投资,刚才各位老总说的大方向我们基本上都能覆盖。最近投的比较多的两个大领域,一个是医疗健康,刚才说的华大基因也参与了,还有贝达医药,国内一些比较大的生物制药企业基本都参与投资了。这个标的投资金额在最近的统计,在PE投资的领域增长了40%,投资金额来讲,最大的投资领域了。同时也关注到医疗,医疗和互联网的结合我们也比较关注,这是第一个我们投的比较重的领域。互联网金融看的比较多,最近也会投一单关于互联网保险的企业。我认为未来都有机会,赞成田总说的,做这个事不仅IPO是我们的渠道,投完以后对企业家的挖掘上在并购上、其他整合上也要下一翻功夫。

    刘俊宏:站在东方赛富的角度我们关注两个领域,互联网和产业升级的角度相结合,东方赛富自己投资几个企业,做快销领域的。我们做一级市场在并购这块属于先天优势,项目比较熟悉,如果纯粹从并购的角度去做很累也很辛苦,在定增市场做了很好的布局,先进行收购后面再装入比较合适的资产进去。在文化业我们投了电影也投了电视剧也投了演出,在演出这块引进国外比较前沿的演出先做一个实际的经营,今年会在深圳做主要的据点。后面可能会覆盖到北上广这几个城市。

    王浩:这个主题叫“风口”,对景林我们做一级市场做的偏晚一点,在选择风口的时候会注意结合景林的优势和差异化。两个关键词,第一叫跨界融合。在座很多都是同行,我们从去年开始做投后管理,在项目划分的时候,项目来源划分的时候有很多争论,这个项目到底是属于TMT,属于消费还是属于医疗,还是属于智能硬件,在座可能都会有这个问题。我们在投资业务团队人员分了四个小组,在整个过去一两年过程中发现很重要的一个变化,你很难界定一个项目或者项目来源具体是属于TMT行业还是属于消费行业还是还是属于医疗行业。

    举个例子,去年有一个项目过来以后,发现又能算医疗,移动医疗,又能算母婴,又能算TMT,这种情况下怎么去做项目的投资分析判断,这个趋势在很多领域都会发生。跨界融合发挥团队的核心竞争力,找好这样的企业。前面讲产业互联网化、互联网金融等等都属于跨界融合,这个对于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投资方向。去年总的投资案例里面有60%以上的投资项目属于跨界融合的项目。
    第二个关键词比风口很关注,我们不希望我们投资的企业是属于风口的猪,因为不知道风能够刮多久,我们希望是投风口上面的雄鹰,优秀的企业家永远是稀缺的,对企业家的关注是帮我们投资判断的很重要的因素。跨界融合,我们更喜欢投风口上面的雄鹰,大概这么一个投资逻辑。

    甘剑平:刚刚说到这个行业,在座很多嘉宾也说了一些关键词,硬件、大健康、大数据互联网金融,另外有一个最近大家经常在说的一个资本市场的现象,新三板,最近也有很多我们的同行在新三板有达到千亿的市值,请教在座各位,怎么去看未来新三板上市,会不会也是一股风,从论坛唯一的女性刘总这边开始,您也做很多定增,有没有开始参与一些新三板的定增或者协议转让。

    刘俊宏:新三板这边我们有很多企业已经在准备走新三板,东方赛富也在筹划这件事情,在新三板定增这块正处在筹划阶段,不会太久我们新三板定增这个市场也会介入。对新三板挂牌的未来个人还是非常看好的。

    甘剑平:景林也参与一些,以二级市场交易为主。

    王浩:这个主题我记得是第三次,去年这个年会我印象很深刻,那场七位嘉宾,但是我们在内部前面开小会就问新三板方向怎么看,只有我一个人认为新三板是很好的战略机遇,我们很看好,所以我们在新三板发行方面我们也是走的比较前面的。最近刚发了一个新三板基金是7.2亿人民币。为什么觉得新三板是比较大的战略机遇,有一个思考。
    首先,主板市场,包括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我相信注册制的改革不会是一蹴而就,肯定是间接改革,新三板非常符合国家经济转型,国家级层面创新战略方向,因为只有在新三板真正鼓励创新企业,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好的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才能上市,新三板还有临床期,还有没有利润的,这在以前的资本市场是不可想象的。整个投资机构投资阶段逼着往前移,以前做企业要去融资可能只能找天使、VC、PE。但我相信随着新三板的发展很有可能改变这个格局。

    整个新三板如果能够健康发展会改变整个中国资本市场包括PE的格局。景林非常坚定,我们专门发了一个新三板的基金,目前正在发第二期,当然可能跟很多机构也有差异性,我们认为新三板是一级半的市场,这个不能纯粹从二级市场来进行一级半市场的投资,二级市场我们是做的非常优秀的机构,PE做的也还不错。这个市场非常符合景林一级和二级的联动,整个新三板投资阶段可能跟目前存在的新三板基金不大一样,不能主要去投已经挂牌的企业的定增和做市,更多往前移,以VC和PE的眼光去做投资,比较大的差异化特点。

    甘剑平:唐总对新三板也非常的热捧。

    唐忠诚:我非常赞同王总刚才的说法,新三板目前确实很火,火的程度大家都感觉到了。现在我们参与的情况也比较多,从这几个层面的参与,第一个我们本身投资的企业,因为投资的标的比较多,已经累计到200家的投资。很大一部分走新三板,逐步在新三板进行挂牌。挂牌有两个意义,一是后续融资更有更好的价格。二是本身企业在上主板之前需要规范,上新三板是个规范很好的途径,帮助我们企业加速规范,这是很好的途径,这是第一块参与的。第二块成立了一个基金,投资策略秉承以前做VC、PE是一样的,投我们以定增,可能定增会参与但定增参与的程度会很低,新三板挂牌之前的企业为主参与新三板的投资,这是一个策略。
    新三板火,对新三板的预期可能在两个,第一个新三板本身的分成制度是很高的,新三板降低门槛的需求也是很高的,制度设计目前是市场化的,新三板的企业在融资方面,尤其是发行这个制度以后,对他的融资是很有帮助的。即使企业去做并购卖给上市公司,上新三板再去卖可能价值也不一样。新三板是我们那些还不能走上主板市场的企业一个很好的过渡,而且是有退路的,即使转板制度不出来,你退了再上也不是大事。通过新三板的历练最后你上大学,我认为新三板就是上高中的阶段,然后再上大学可能也容易得多。

    甘剑平:在座有没有哪位对新三板有反面意见的。

    华平:也不叫反面,新三板确实是一个大旋风,在投资过程里,明显感觉到风刮来了,两个方面,一个是我们投的企业,投到一半就停了,说我们要上新三板,这样的话软银进来我们欢迎,但我们要提价,我们这些投的企业很快感觉到风的效应。投的企业都在往上冲,从某种意义上讲的话,对我们整个行业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对初创企业也是非常好的一件事。

    一个是投资和投机的话题,短期一股风,有很多好的企业,投进去是一个真正的投资,但是我就发现很多的投资,包括因为现在新三板都可以投,像这些投资人,某种意义上讲,80%是投机的,这个投资和投机还是有区别的,往长一点看,我相信新三板一定是成功的,说不定阿里、淘宝、BAT都在上面。假设看个三五年,新三板也许会上一万到两万家公司,倒过头来看会是怎么样的格局,是不是都是好公司,都是BAT,还是二八开,是20%是好公司,70%、80%也许是过得去一般般的公司。投机是有代价的。

    甘剑平:投机成功就是投资,投资不成功就是投机。周总有没有对新三板要发表的意见。

    周志雄:新三板当然是好事,对我们这个行业来说是一个好事,原来我们有很大的一部分企业,投资的时候是早期,现在到了中期,但是他们离国内上市退出的标准在以前还有一段距离,也可能概念好,但是利润还没有上来,但是现在新三板的出现就会造成有这样的机会。

    新三板这个门槛还是有的,这个门槛到底定在什么上,怎么定,这可能是未来一年左右的事情。另外我们没有人民币基金,有些好的企业今年来了不让他上新三板他都不干了。由于这些企业可能是处在外资不能参与的一个领域,意味着我们要全额退出,有点过早地全额退出,我们希望在这方面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甘剑平:新三板有一个,不管他最终投资人是赚钱还是亏钱,会有一个蛮有意思的衡量标准,能不能出一个真正的百亿或者千亿的,现在已经有公司某同行挂在那里已经是千亿市值的公司,五年之后会不会还有几家千亿市值,然后是有大量交易额的公司,哪怕只出两家,三家我认为都会说明它是一个成功的板块,熊总非常有发言的欲望。

    熊钢:讲到一个问题的本质,其实就是交易额,价格的有效性。到底是有价有市,还是无价无市的问题。公平一点讲,新三板对我们VC、PE绝对是个好事。因为有接盘的人,但是对普通的场外的来参与这个游戏的资金,恐怕他的风险比主板市场大很多,它对投资者专业的要求更高,因为判断的标准不是主板市场的一些常见标准,不是收入、市盈率之类。一种特别的商业标准来界定这个新三板的市场,这些标准如何去把握,如何把握设置企业上市的标准,然后这种标准的价值到底有多高,普通的投资者更难以把握,公平一点讲,这是个风险极大的市场,几百亿几千亿也好,到现在为止应该是有价无市的多,如果对我们场内的VC、PE的机构来讲,我们现在已经手头有六七家在新三板,这些企业我可以坦率地讲,都是原来想以并购的方式退出去的,现在转而上了新三板,价格,两三个月价格就飙到三四倍了,而且是抢着要。所以,对外场外的投资人一定要谨慎。

    甘剑平:谢谢熊总的警告,一个是要感谢党感谢政府为我们创造了新三板,另一个投资有风险,大家谨慎入市。换一个话题,刚刚说到兼并和收购,那的确这两年作为市场的参与者,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兼并和收购,而且不光是在之前可能更多的是美元市场或者是海外公司,跨国企业来收购中国的企业,那最近看到滴滴、快的的合并,和赶集58相互的投资或者股权合作,也看到A股上市公司来进行兼并和收购,田总你刚刚讲到整个兼并与收购的市场,你觉得为什么会这么活跃,给大家分析一下。

    田立新:大家刚才都谈了IPO的市场,现在二级市场这么火,我们怎么样能够通过PE、VC的渠道或者基金间接地参与到二级市场或者享受二级市场的红利。举个数字,通过并购大家知道去年A股上市公司92家共融资大概450亿,同比去年同时的定增,总共定增了4400亿,10倍,定增融钱做并购。我们全国10个分公司跟当地的A股上市公司都有紧密的结合,拜访过上百家的上市公司,都在谈如何合作,第一句话不是问我们做不做并购,而是直接问你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我们并购。包括上半年更多的定增,加起来不完全统计1万个亿,市值管理,把利润做大,很大一部分做并购,PE/VC专业机构,包括德同资本,风起来我也可以上新三板,如果风不够,各种各样的原因可以通过并购更早退出给投资人更好更快回报,我通过回购这么多买家,市盈率50倍、80倍,证监会也放开了,倍数你们自己商谈。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根本不需要太多参与,今天能有新三板,未来在并购上也会更放松。越来越多的下放权力,一个买方和卖方,间接进入二级市场,而且回报还更快。做投资要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好好干活找到很好的标的,能上市就上市,上不了就通过并购退出,在同样的情况下,时间短、见效快。

    肖水龙:投资有三性,安全性、流动性,盈利性。过往的VC投资都是时间比较长,往往很熬人。特别是咱们的资本市场走走停停,退出更加麻烦,现在并购给我们开了一扇很大的门,无论是说通过并购退出加快流动,还是说利用并购这个风潮去做并购基金,因为一般是一年或者三年时间,而且可以说只要你做了,有股票可以股票质押,流动性也加强了,创东方在去年和前年开始也是加大力度去关注并购市场。定增的案例有七家,定增完就是并购的问题。可以顺势把已经投的相关的企业装进去。作为传统的PE机构,做定增还是有很大的优势,他知道你对资本市场比较了解,知道你有很好的投资标的,一些项目可以去,甚至有的上市公司主要找到我们,某某项目看上了,能不能嫁给我们,我们把它收了。并购有点像刚才大家提到过的新三板一样的,加强了项目投资的流动性,很多人,包括创东方在新三板方面也关注,一个是项目推出,发行专项基金做新三板的挂前投资,也分享到半年一年迅速流动的投资机会。

    甘剑平:冯总,作为专著的消费品成长期投资人,对这个新三板或者并购市场有什么见解或者是觉得哪个资本市场特别适合消费品或者快消品的企业退出。

    冯卫东:新三板拓宽了消费渠道,至少主板、创业板没那么拥挤了,对于消费品还是首选的主板、中小板、创业板,要得到品牌宣传的机会,新三板目前门槛很高,专业投资人的市场,远远不能跟主板影响无数的股民,而股民都是消费者相提并论,我们首选的投资退出还是在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新三板对我们也有好处,我们专著消费品之前也投了一些非消费品的企业,现在趁着这个风也能有效地退出。以前准备廉价的卖掉,通过新三板也能卖一个好价钱。投了一个量子发光材料,五年赚了四倍,我们是一个价值投资者,不会刻意改变我们的轨道去抓哪一股风,如果这个风刚好顺路是可以的,但是不会改变自己的轨迹,坚持做消费品成长期投资。并购也是一股风,比如说我们的体检,有看上了,企业愿意我们也不反对并购。始终是按照自己的节奏和步调在走,改变自己的轨道去抓这个风就怕这个风突然停了就得不偿失了。

    甘剑平:另外一个风口,我想尤其是最近这两年大家都在说天使投资,或者说是越来越多的,不管是房地产老板也好,餐饮业老板也好,二级市场炒股的朋友们也好,有很多都开始自己做天使投资,我上次去北京参加一个天使会的活动,下面居然有上百个人。我们在做VC、PE也经常在考虑的一个问题,投资的阶段是往早期走,还是更多地往晚期甚至往二级市场去发展,最后15分钟的时间就讨论一下阶段性。首先请各位讲一下您未来会是更多地往早期去走,还是更多地往晚期走,为什么?从周总还华总,比较偏向美元早期投资的,未来更多地是往早期做更多的天使投资还是更多地去做成长性的投资。

    周志雄:我们应该会更关注于B轮的投资,严格算是第三轮。有天使,还A轮,然后是B轮,我们更关注于B轮。由于现在投资大家都很活跃,很多公司可能本来不该拿到钱的,但是拿到钱了。使得某一个非常热点的话题,或者一个领域,使得竞争者过于多,尤其是越热的地方。我们宁愿是让这个灰尘,让子弹飞一飞,然后再来决定投哪个。

    华平:我们从基金发展历史角度讲,2000年开始的时候基本上投的都是互联网企业都是早期,阿里是9个月,分众是3个月,按照现在的定义基本上都是天使。我们发展过程从早期到成长期,后来是早中晚都投。现在开始专注,整个市场竞争非常激烈,在某些项目里面都有一些竞争因素在里面。我们所谓的专注不是说不做,而是采取平台化的专注方式。后期相对来讲,大批的基本上不做,不是做一次需要大概1、2亿美金的。我们做早期、成长期、天使都会做,但是做法不一样,主基金可能早期成长期会比较多一点,也会有新的产品,会有新的叫做更早一点天使基金或者是孵化器基金,做得比较早一点。团队可能相对来讲会专注,有些人专注在早期成长期,有些人专注在天使期更早的,相对专注的方式来进行早中的投资,这是我们的做法。

    甘剑平:华总你怎么看现在的全民天使,这么多人都在说天使,从房地产到房地产老板的儿子,还有演艺界的朋友,大家都愿意做天使,好像是一本万利的生意,你做了蛮多早期投资的。

    华平:这个话也挺好,整个对生态的角度来讲,中国的企业家还是缺钱,只是说我们站在投资人的角度看看过去15年,刚开始的时候,2000年30几家投资公司,到现在资金大量进来。总体来讲对新兴产业的支持还是不够的,很多天使进来对资金的培养还是很好的,将来会越来越专注,天使进来会培养一些企业,再大的A轮B轮天使也不会做了,这个对生态是一件好事。对我们来讲也是好事,天使阶段他最大的问题就是投资,这个投资不是说有没有钱的问题,而是说第一眼光要好,投进去以后要花海量的精力,要帮助团队搭团队,业务开拓找人才。现在很多天使都是成功的企业家,不管是做实业出身,做房地产出身,他会带来很多的资源。像现在的杭州,杭州遍地是天使,阿里上市以后。那边的企业最近我们跑的挺多,都会有一些阿里基因在里面,这个对企业的发展带来了很大的帮助。从我们投资机构来讲也是件好事,有机会跟很多天使一道参与,再一棒棒接下去。

    甘剑平:同创伟业这几年也是成立了基金,好像是越来越往早期发展。

    唐忠诚:我们2010年开始向早期前移的,我们是找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VC和PE基本分开的。刚才关于天使的话题,现在是一叫全民创业万众创新的阶段。天使目前在支持创业,支持创新方面还是要专业人士。作为创业作为天使投资更多一些,朋友的钱、亲戚的钱拿来做创业更多一点。现在做天使更多是做创新的,投一些好的项目,需要给他提供全方位服务的,这个过程如果培育好了是个好事,多了总会走出一波人,成熟以后我觉得那些天使,会把这个钱交给专业机构来管,交给专业天使来管的,是有这个阶段的。过去做PE的时候,国内的投资人都没有这个概念,都找个人投资人去拿钱,但是2007年的全民PE的时候也是个热潮,现在说找机构拿钱,大家把钱交给机构木基金投资专业人士,这个过程是要培养的,天使也会进入这个过程,个人感觉对前途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甘剑平:刘总,您未来更多往早期走,我听上去更多做定增。

    刘俊宏:在2013年下半年公司投资阶段就做了一些调整,比较成熟的项目投进去之后其实很辛苦很累的。我2012年和2013年上半年一年半的时间全在做投合管理,把我累的,我觉得对前景比较成熟的项目是不太偏爱的。到2013年下半年专著于投早期项目,从全民天使这个角度来讲,是把好的产品,好的技术产业化很好的推动作用。但是真正投天使的不论是民间还是资本方,诉求点是不一样的,有的只是想跟企业发展,将来挣点钱,并不想打通资本市场通道。我们总是想打通资本市场通道。东方赛富,投天使项目收益最终不一定会低于成熟项目。哪怕把他培养得能自食其力的时候,就算股东退出,这个时候的价格也基本上是在两三倍左右,而且时间短,变现快。

    甘剑平:风口好像是在早期,平衡点天平是越来越多倾向于早期,王总是从早期到中期,二级市场通吃。

    王浩:新三板我补充一下观点,前面也交流,新三板从看新三板市场,大家一定要用长期战略的眼光来看,要有10年的眼光看新三板。不应该是在这个时间点上面,战略上看好,但在这个时间点上战术上面我是偏谨慎的,内部经常踩刹车。为什么2300家已挂牌企业,但只有200多家。新三板也是一个阶段,强调一下新三板站在长期眼光看,在目前这个阶段上面可能确实是良莠不齐的,在投资的时候大家肯定要睁开火眼金睛,这个没有跟几位嘉宾的观点是一样。
    阶段化的话题,我相信中国的PE市场,或者叫VC市场一定会走美国的路,美国的路就在前面,就叫哑铃状,中国资本市场融资市场发达以后,在中间这一段,企业可能不需要通过PE的方式来做融资。新三板很简单,临床三期就上市了,为什么要PE呢。景林为什么做一级、二级、VC、PE都会投,最关键的是什么?首先资金来找我们,我们叫投资管理公司,看重是我们投资管理能力,投资管理最能够显现投资管理能力是能够找到优秀的企业家,不管是在天使阶段发现还是在并购阶段发现,对企业家本身发现企业家,一旦发现以后仅仅伴随着企业家的投资,把这个资金交给他,不在于天使阶段还是并购阶段的优秀企业家,一旦发现把钱交给他。这个上市公司成功以后,再次创业你要不要投。优秀的企业家永远是优秀的,找到优秀企业家的把钱交给他,这是我的观点。

    甘剑平:熊总,中期反驳一下王总的观点,在中国的中期还是有很多空间的。

    熊钢:我跟王总我们也是微信的好朋友,经常有交流,思想想法本质是相同的,我也蛮赞成冯总讲的意见,要有各自既定的策略和轨道,按照自己的要求去做,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投资的取向是决定于资本的取向,什么样的资本就决定什么样的投资。还有一个重要因素,什么样的投资团队也和什么样的资本才能结合。澳银的策略这十几年来总结一下其实是没有变过的,是以橄榄型的分布,橄榄的边界两端是我们分布比较少的投资领域。前端就是天使阶段,后端的边界也没有到应该是中期偏后的阶段,我们是以一种投资这个企业的估值边界,数据来表现的。十年的变化我们的格局没有变过,但是金额随着货币的注水,通货膨胀,金额在不断地加大,金额不断地变化,但是结构始终没有变过,我们的投资者认为前端是不对称的橄榄型的分布,前端偏重,中后场篇小这么一个阶段。我也赞成刘总这位投资家,我们认为是早中期的投资收益其实在我们的投资实践中是大大的,不是一点点,大的超过中后期的投资收益的,这是我们投资团队的基金所决定的。附加一点,全民创新非常好,全民创业可能是有点点问题的,因为创业其实我们有接受韩国国家电视台的采访时候,问我们中国的投资是什么情况的时候?我就跟他讲一句,任何的时候,市场中平庸的企业远远超过优秀的企业。100家企业里面真正值得投的企业只有那么10家甚至几家,失败的概率要大大地高于成功的概率。从这点来讲,如果节约资源,资源优化配置的这么个角度来讲,尽量地没有创业能力的团队或者没有创业基因的团队最好是不要去尝试这种事情。谢谢!

    甘剑平:以橄榄型面对哑铃型的投资策略,冯总以消费品为目的,您更赞同橄型还是哑铃型的投资战略?

    冯卫东:我们比橄榄型还要聚焦,坚定不移做成长期的投资,我们不做天使和早期投资,这也是我们自己既定的战略考虑。不能把小资本用得很好,要逐渐追求把大资本用得很好。小资本创造的社会价值很高,但是大资本创造的总的,价值创造力和创造的绝对价值,第七级人民币发行到了30亿,把最低投资限额,单笔投资定在5000万人民币,进一步增加可能还要提高单笔投资的限额,在成长期投资中还需要更大的标的。在阶段性的领域和聚焦产生巨大的优势,担心太多的领域全领域全阶段导致的同质化竞争,这样不能在企业的增值服务里面提供真正的增值服务就只有价格战。通过全面的聚焦已经产生了很大的竞争优势。天图资本这个品牌大家都知道它干什么的,有什么特点,提供什么价值。大家去收缩天图微信公众号在这个领域的研究超出大部分咨询机构的,在投资领域也是品牌投资机构。消费品最大的交际就是品牌经营,另外就是创新,创新是在管理、营销上的创新,而不是做基础技术,像大数据、智能机器人可穿戴设备的创新,我们是微创新,追求就是聚焦的成长。相信这种聚焦的战略也有属于自己风口的到来。

    肖水龙:我们也是这样的心路历程,过往是针对高成熟快上市的企业投资,这样取得成功,往前推这个模式是出现问题的。在前两年开始就提出我们的想法,偏VC重服务这是我们的投资取向。在前两年也发行了VC基金专门也有天使基金,现在看来跟几位老总说的差不多,前面的成长比较快,应该是价值增长更快一些,我们也采取边打边退的策略。在企业投完以后,进行二轮投资的话我们要退出一部分,熊总用的是非常之好,我们也在用,去年投了以后几个月就把本金拿回来,还剩下三分之二的股权,这种方法还是蛮有效的。其二是往后走,中间是传统的VC,中间是没有了或者比较小了,我赞成王浩所说的就是哑铃型的,我们在布局并购方面也做多种工作,一前一后,真正的创投向两头走,一前一后,相得益彰。

    甘剑平:两个哑铃,两个橄榄。

    肖水龙:我要给二比二划个句号,针对某些行业我们是非常天使的,比方说在杭州我们有个基金,谁要来创业我们就给几百万,放几千万,做了上千平米的地方,直接孵化,这个很天使,你都不需要有很好的商业计划书,人要靠谱。还有比如说跟手机游戏相关的,手游这个东西晚了也不用去投了,这是纯天使的。还有相当一部分比较成熟的,比方消费连锁,比方说医疗健康这个是希望比较成熟一点的,针对于不同的行业我们用不同的战略策略,在阶段上有所分工的。天使投资方式方法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负责的天使投资的合伙人,他就是跟其他做成长期的方法是完全用不同的轨道,最终在投资的层面要综合考虑,整体的基金希望它的利益最大化,有一部分高风险高回报的,还有一部分希望给大家创造相对稳定但是比较好的高回报,这样的排列组合,最终让我们的基金利益最大化。

    甘剑平:非常感谢大家的分享。谢谢!

     

     

    返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