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眸“淘米”,儿童娱乐苹果熟了
  • 2011年12月12日 | 南都记者 徐璧玉 实习生刘冬敏

     

    摘要:参考“企鹅俱乐部”模式,淘米刚开始的模式很简单,就是为8到14岁儿童打造教育网络社区。根据不同的儿童群体个性,淘米的社区游戏接连出品,包括多个业内首创,比如首个儿童网络虚拟社区《摩尔庄园》、首个儿童太空探险虚拟社区《赛尔号》等。

     

    投资现场男主角 “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父母不会让孩子上网,直到80年代的父母成为主流,我们才觉得儿童娱乐产业到了引爆点。”———甘剑平

     

     

    颠覆“不道德”

     

    找到淘米这个项目,得益于启明的人脉。淘米的董事会主席曾李青是我的好朋友,我们在2008年就共同投资过手机联网游戏开发商和运营商呈天游,投资淘米也是由他穿针引线的。

     

    很多人说吸引儿童玩网络游戏,听起来总是有些“不道德”。在接触淘米项目前,我们已经对儿童线上教育做了大量的研究,也陆续看过一些项目。我们认为,很多儿童教育领域的创业者都以文化教育为主,但中国的孩子其实并不缺乏教育,从学校上课到课外补习,学习的压力已经很繁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娱乐反而是最稀缺的东西。淘米的《摩尔庄园》从一开始就具备了娱乐和社区的概念,从方向上来说是正确的,这让我们有兴趣继续跟踪。

     

    我们的顾虑在于,家长会不会让小孩子上网玩娱乐性社区产品,还有,小孩究竟有没有付费的能力。为了得到客观真实的数据,我们聘请了专业的第三方调查机构,耗时一个多月进行用户调查。最后得出的结果是,现在的小孩父母大部分是80后出身,他们是中国第一代的互联网用户,思想也更加开放,他们完全能够接受这个市场。

     

    从投资的角度来说,只要有市场,把产品和服务做好,肯定有人愿意用你的产品,也会有人愿意付费的。加上淘米的三位联合创始人汪海兵、魏震和程云鹏是从腾讯出来的,曾经在腾讯成功运营Q Q宠物,这些工作经历都成为我们考量的加分点。

     

    在《摩尔庄园》还在测试的时候,我们就签订了框架协议要投资500万美元,这离我们第一次了解淘米中间只间隔两个月的时间。

     

    线下轻资产

     

    投资淘米后,我作为董事会成员之一,在战略的制定、发展的方向和时间节奏的掌握上,参与了决策的过程,帮助淘米顺利实现了线上向线下的延伸。

     

    我们发现,与国外相比,中国的儿童娱乐产业现在几乎是处于空白的状态。迪士尼有几十甚至上百个动漫形象,而中国没有一家公司能够像迪士尼一样产生出老少皆宜的动漫形象。因此,我们支持淘米集中资源来填补这个空白,打造系列的动漫形象,把线上的动漫社区延伸到线下,通过电影动画达成线上线下的结合,同时延伸线下消费品,把儿童娱乐产业链打通。

     

    这个发展方向双方一拍即合,启明还努力帮淘米招揽人才,启明的一位副总经理羌铁枫就加入了淘米,负责战略的把握。现在淘米的6位高管,除了3位联合创始人,一位曾经是我的员工,另外两位也是在我协助下加入淘米,分别担任首席财务官和线下业务统筹者。

     

    有人提出线下业务的拓展,会使互联网公司负重前行。但目前淘米线下业务的扩展,都是以卡通形象授权为主,并没有经营实体店,没有参与产品的生产,实体乐园也是跟别人合作的,仍然是一家轻资产的公司。

     

    我投资看重两个重要的数据,第一是资产回报率,第二是毛利率。如果企业能够做轻资产高回报,还能够维持增长的话,就不应该做重资产的公司。淘米未来肯定能在轻资产的商业模式下维持增长,所以暂时不需要进入重资产的行业。在我看来,淘米至少短期内要保持创新性文化产业和互联网公司的形态。

     

    儿童娱乐的引爆点

     

    有人评价说,我总能从互联网的细分领域选择到有潜力的投资项目,无论是现在最大的儿童网络社区淘米,还是最大的网上交友征婚平台世纪佳缘。说到秘诀,有赖于我们内部的分析。

     

    启明内部对所有的行业做了自上而下的系统性划分。我们首先看全球以及中国的经济发展中,有哪些行业是增长最快,利润最高,互联网肯定是其中之一,所以启明把焦点放在了互联网。中国的互联网用户群体中,20至29岁的用户群体占到了31%,我们从这些互联网的用户群体个性以及需求分布来分析,可以发现在互联网里面可以真正产生收入的就是四大领域,分别是游戏、广告、电子商务、无线增值服务。那我们就可以从这些细分领域里面寻找领头羊或者领先的趋势。

     

    至于具体的项目考量,主要从两个角度来考量,第一是从用户的角度观察项目,衡量市场;第二是用户有没有付费的意愿。只要市场达到二三十亿的容量,项目就值得去跟踪考量。

     

    当然,这些项目我们必须在合适的时间点来投。比如电子商务行业,上世纪90年代就陆续有创业者进入,但是在信用卡不普及,配送系统不完善的市场环境下,最后只有当当网能够存活下来。淘米的投资也是如此,之前陆续有创业者进来,但是生于70年代的父母不会让孩子上网,直到80年代的父母成为主流,我们才觉得儿童娱乐产业到了引爆点。

     

    采写:南都记者 徐璧玉 实习生刘冬敏

     

    旁白

    淘米“3年”淘金记

     

    从成立到登陆纽交所,淘米不过用了3年的时间。参考“企鹅俱乐部”模式,淘米刚开始的模式很简单,就是为8到14岁儿童打造教育网络社区。根据不同的儿童群体个性,淘米的社区游戏接连出品,包括多个业内首创,比如首个儿童网络虚拟社区《摩尔庄园》、首个儿童太空探险虚拟社区《赛尔号》等。有些游戏还采用定期更新的方式,让儿童在玩游戏的时候,就好像置身于一部可以玩的动画片中。

     

    如何激发本身缺乏购买能力的儿童用户为淘米贡献商业价值,这是摆在汪海兵面前的另一道难题。从网络游戏的道具包月收费模式开始,到线下业务的延伸,淘米的营收越来越多元化。

     

    通过授权的方式,淘米将游戏网络社区中深入人心的卡通形象和故事复制到线下产品,采取轻资产的模式运营,与线下知名厂家合作,图书、玩具、服装、饮料消费品等消费品推出市面,甚至开发以线上虚拟社区为原型的实体乐园。现在,我们还能见到基于《摩尔庄园》和《赛尔号》等内容开发的的电影。衍生产品和内容的开发,拓宽了淘米的盈利路径。

     

    返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