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启明说| 启明创投梁颕宇:医改加大新药市场竞争 医药行业估值倒挂情况将改善

  • 2019年2月3日 |   第一财经/文

     

    引言:梁颕宇预期,平台类和有高增长潜力的医药公司仍受市场青睐。

     

    香港交易所上市制度改革去年落地,香港资本市场迎来没有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然而上市后一些公司表现不如人意,首家上市的歌礼制药股价较最高位滑落60%,百济神州最多下跌44%。


    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梁颕宇做客第一财经《财经大咖访谈录-大行其道》,接受第一财经香港首席记者航宇采访时表示,早前投资机构扎堆投资新药研发,推高药企估值,二级市场表现疲弱和上市估值过高有关,同时香港市场对于医药领域投资仍认识不足。而随着中国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医药行业投资环境开始改变。进口药加速被纳入医保范围,新药研发竞争加大,令医药行业一级市场投资更加理智,这将改善医药公司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情况。梁颕宇预期,小型和早期医药公司赴港上市难度将加大,而平台类和有高增长潜力的公司仍受市场青睐。


    未来十年,中国医药行业将实现飞速增长,梁颕宇看好中国新药研发、医疗耗材和医疗诊断及互联网医疗领域的投资机会。

     

    主持人:今天我们请到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梁颕宇女士来解读一下生物科技行业的投资机会,梁女士,你好。


    梁颕宇:你好。


    主持人:梁女士,去年我们看到香港的上市制度改革正式落地,有很多没有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最新加入了上市公司的阵营。这在以前的香港市场是史无前例的,首先要请教您,您觉得这些新上市的没有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上市以来的表现怎么样呢?


    梁颕宇:其实这个实验已经做了九个月了,我们看到大概五、六家公司都已经上市了。前几家其实它们的表现不太好,陆陆续续我们看到信达也有一定的增长了,还有就是药明,但是药明也不是一个新药的公司,因为它毕竟已经有盈利了。


    所以我们综合来看,一开始大家感觉尤其是我们跟美国的投资者,包括一年前的1月份我在波士顿的时候,跟一些二级市场的投资者(讨论),他们就说香港的这个新的政策会不会有一个好的premiere,在香港的市场去让一些新药的公司上市,一些美国的公司想来香港上市。但是这些新上市的公司的表现,尤其是歌礼掉了60%,最后大家觉得可能这个premiere就没了。香港市场的(新政策)因为毕竟刚开始,刚起步,所以很多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对新药研发的这个领域不太懂,大家还是觉得主要是看盈利的,所以就变成了另外一个角度,很多券商因为本来觉得这个领域太热了,所以他们对股价、整体的公司的价格方面就不太敏感,所以就变成了非常积极的,变得非常非常高的一个估值。这个估值太高,那整个股价就掉了,掉得比较厉害。


    所以信达为什么有一个上升的空间呢?本来大家的预算可能它是30亿美元的,然后大家调下来调到十几个亿,都有一个空间可以上升。我觉得现在感觉上因为我们常常跟券商那边谈,还有分析师,感觉上现在券商基本上他们太保守了,现在一般的一些公司要准备来香港上市,他们就觉得估值可能要偏低一点。当然这个对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是一个好事,但是对公司可能就不太好了。我们这几个月一直跟很多二级市场的投资者谈,尤其是对生物科技可能比较了解的、海外的一些已经在香港这边有办事处的投资者等等,他们都觉得其实现在的pipeline还有很多很优秀的公司来香港上市的。尤其是很多在中国内地,在所在领域里面有优势的公司,还是打算来香港上市,所以他们还是挺看好香港这个市场。


    主持人:您刚刚提到很重要的一点,一些生物科技公司的估值比较高,到二级市场,二级市场的反应就没有那么理想,为什么一级和二级出现这么大的差异呢?


    梁颕宇:毕竟这几年,你说四年前有没有在中国内地有人投新药研发?很少。这三年,突然很多VC、PE去投新药研发,就觉得可不可以像其他的(行业一样),很快这个药批下来,很快商业化。但是现在整个布局都改了,尤其是这几个月发现中国政府那边的一些改革,尤其是我们进入ICH(国际人用药品注册技术协调会)等等之后,其实很多海外的新药都陆陆续续可以同步在美国跟中国内地去做新药研发,还有临床。所以本来有些国内的公司他们只做一个药,现在已经在美国有销售了,但是中国内地没有,就觉得这个有时间的优势。但是其实你看到PD-1也好,看到其他的药也好,现在已经有很多,你做某一个领域很热的,都有二三十家公司在做,所以这些药批了之后,我们也看到最近医保,很快一些进口药都批了医保,而且他们的医保价格也比较偏低的,那么在国内研发的这些新药公司,就要直接跟进口药去竞争。所以整个形势我觉得这两年其实改变的非常大,有些投资者他们投了一些Pre-IPO,觉得二期临床、三期临床,还是挺看好的,去香港那边上市。现在香港这大半年的表现是这样的,看见二级市场的投资者还是有点保留,还要看公司以后商业化的时候,这些药会表现的怎么样。所以这个也大大影响到现在一级市场投资新药的表现,在中国内地。


    主持人:您预期一级跟二级市场中间的差异会缩小吗?


    梁颕宇:对,我觉得会的。所以我们在看,其实这半年内投资新药的在中国内地也慢下来了,大家看的还是比较小心一点。尤其是有些做新药的,他们譬如说做PD-1的,现在再去融资也不容易了。大家都挂着PD-1的名号,所以PD-1在中国内地做临床也接近一百个,如果一半批下来之后,有医保的价格可能会很低。所以现在投资者都偏向于投资可能竞争没有这么激烈的一些新药公司。我觉得可能比较小型公司或者比较早期的公司,今年去香港上可能有点难度。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因为毕竟去年大家也亏了钱,所以希望找到一些平台的公司,比较有潜力的公司,可以投进去。所以我觉得我们看到我们现在有几家公司准备去香港上市的,他们反馈的意见都非常好,大家觉得这些都是他们希望投的。当然大家也说了,如果你再给他们看一个PD-1的公司,他们可能就不会投了,因为去年也投了几个。还要看他们已经投了什么项目,他们的投资组合的布局,他们有哪些空白的,他们希望投的,我觉得现在都有一个机会。


    主持人:具体来说的话,您比较看重未来中国几十年医药行业哪些细分投资领域呢?

     

    梁颕宇:其实我刚才也说了,我觉得新药研发还是一个很好的,很不错的领域。我们也比较早的去布局了这方面。


    另外一个就是医疗耗材我们也是看好的,当然还要看什么大的领域,其实医疗耗材那边大的领域真的不多,心血管、骨科这两个可能是比较大的。其实我们还有一家(被投)公司也是,现在中国内地还没上市的骨科公司里面,应该是比较大的一个公司,就是三友医疗,以前威高跟美敦力骨科的团队做了一个MBO,所以我们就领投了那个MBO。


    还有诊断我们也非常看好,我们投了贝瑞和康,也看到DNA的测试等等,其实往后的领域还是挺不错的,当然大家这几年也在说早期的癌症的筛查,这个也是一个大的领域。


    还有就是互联网医疗。互联网医疗里面大家要小心一点,因为毕竟互联网医疗中国内地的跟美国的,其实商业的模式不一样。因为我们的医疗改制也不一样,所以美国可能做的好的一些的,可能在中国内地做的就不太好,所以我们也看到其实前几年有几百家公司都融不到钱,现在最近大部分的这些公司在去融资的时候也比较困难。主要是这几个领域。


    主持人:感谢梁女士今天给我们带来的解读。

     

    返回 >>>